电竞选手光环下的阴影-世界最大的蛇

发表时间:2020年05月25日 20:35:16内容来源:电竞选手光环下的阴影

来自:电竞选手光环下的阴影文章地址:http://amnkyy.com/736352/6720608.shtml

电竞选手光环下的阴影

在疫情的冲击之下,从东京奥运会到欧洲五大联赛,传统体育赛事接连陷入了停滞;相较之下,新兴的电子竞技却呈现出逆势生长的态势,不仅《英雄联盟》(LPL)春季赛已于5月初顺利收官,《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10也在不久前确认,将于10月在上海如期举办。如火如荼的电竞俨然正处于“出圈”的绝佳时期。而在行业大踏步迈入高光时刻之时,光环之下的阴影也逐渐显露出来。在行业培养机制尚不完善的现状之下,那些不被聚光灯所宠爱的电竞选手们,也对“青春饭”之后的未来感到迷茫。

据人社部2019年6月发布的《新职业——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显示,尽管顶尖电竞职业选手年薪基本都能达到百万元及以上,但不同梯队的电竞职业选手工资水平差距较大,一线选手、二线选手、青训队员的工资水平明显不同。且从调研数据来看,真正能实现薪资水平高于当地平均薪资2倍以上的只占16%,另有近四成的薪资水平等于甚至是低于当地平均薪资。

在电竞评论人游节看来,近年来电竞行业发展迅速,电竞选手身价高涨离不开大环境的肯定。随着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由第99个正式体育项目批改成为第78个正式体育项目、电子竞技正式成为雅加达亚运会的电子体育表演项目等,电竞文化的发展已经不再是小圈子的游戏。电竞赛事职业化、规模化程度越来越高,收获了更多人的关注,选手的个人价值也更加鲜明。

电竞选手向来被认为是“吃青春饭”,由于电竞比赛看重反应能力以及竞技状态,因此一般认为电竞选手职业生涯最佳时期是16-22岁。在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院长魏鹏举看来,电竞行业愈发受到大众的重视,但由于电竞行业存在特殊性,存在电竞选手普遍低龄的现象,导致很多职业选手可能因为年幼的时候就开始训练而没有接受过完整的基础教育。

比赛与商业运营两手抓在电竞行业,决定选手价值的莫过于职业表现以及市场人缘,赛场上表现好的选手自然会获得更高的关注度,会有更多和商业品牌合作的机会,而吸引粉丝的多少也会影响电竞选手的发展。

但无论是比赛获得收入,抑或是商业化运营,两者共同依赖的前提是电竞选手需要先有表现的机会。周超表示,因为参赛资格所限,自身技术并不理想,同时缺乏商业品牌的青睐,自己每个月获得的薪资不超过5000元,基本上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为了生计,他最近已重拾直播的老本行,“因为打比赛认识我的还是比较少的,偶尔还会有人问主播你怎么不去打比赛。现在每天训练十几个小时,直播差不多五六个小时得到几十元的打赏,吃饭、房租远远不够”。

然而,并非所有的电竞选手都风光无限。“实现高身价的电竞选手只是少数人,还有很多人在二三线的俱乐部替补席上挣扎。”21岁的周超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自己之所以会进入到电竞行业,是因在某直播平台玩游戏玩得好而被挖掘到俱乐部,但目前在俱乐部打拼快三年了,仍和队友蜗居在地下室,生活上入不敷出,“很多人都喜欢玩游戏,成为职业选手可以说是很多喜欢玩游戏的年轻人的梦想,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走到上面的位置”。

游节认为,尽管电竞人才缺口大,但目前对于电竞人才培养的机制以及相关的职业规划尚不成熟,导致许多俱乐部对电竞选手个人素质的培养尚停留在技术层面,对于电竞选手的生涯规划缺乏前瞻性,导致脱离电竞职业选手身份后,缺乏市场竞争力。

据陈新介绍,一线电竞选手收入高并不奇怪,电竞选手的主要收入是俱乐部的工资、比赛奖金以及相关商业活动的费用,“比赛的奖金好理解,就是只要你打好比赛,赢了就有钱;俱乐部的工资也是与比赛成绩分不开的,有实力的俱乐部才能拿到更多资本,工资发放也更稳定。商业活动方面的收入就是各凭本事了,人气高的电竞选手收入高到难以想象”。

此外,甚至已有俱乐部筹备关于电竞选手品牌的多元化运营,据韩媒bizhankook独家报道,T1电子竞技俱乐部已为《英雄联盟》分部选手李相赫(Faker)的ID提交了商标申请,由T1俱乐部拥有这个商标。

周超表示,许多年轻人觉得电竞选手就是一边打游戏一边赚钱的职业,但在真正踏入到行业后就会因为团队合作的冲突、艰苦的训练、比赛输赢等因素在心里产生落差感。“成为电竞职业选手比自己想象中难,即使努力过也不一定会达到自己的期待,可能上场的机会也微乎其微。”

收入待遇两极分化“在我身边,一线的电竞选手哪个不是都有车有房的,我这个只能算是标配。”陈新是国内某电竞职业俱乐部的选手成员,主玩游戏《绝地求生》。尽管年仅20岁,但陈新两年以来辗转于国内外各大小赛事,并凭借两年来攒下的工资与奖金为自己在一线城市购置了房子与汽车。

行业培养机制待完善在风光的电竞选手背后,是整个行业的蓬勃向上。艾瑞咨询5月6日发布的《2020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电竞整体市场规模突破1000亿元,预计2021年时将达到1651亿元。相较之下,此前有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电竞产业的人才缺口高达50万。

事实上,很多电竞选手的人气已经直逼一线流量艺人,在2019年微博之夜年度人物的票选中,电竞选手UZI获票超过艺人王一博、肖战居榜首,电竞选手厂长与The Shy也位于榜单前十。同时,种种迹象表明,许多知名电竞选手的商业价值也不可小觑,在2019年10月17日福布斯中国推出的30岁以下精英榜上,有8位电竞职业选手入选,包括肖闽辉(AG超玩会梦泪)、高振宁(iG.Ning)、明凯Clearlove喻文波(iG.JackeyLove)等,其中身价最高者达5000万元。

近年来,随着社交网络的发展以及电竞行业的火热,电竞选手的生活也被人们放大关注,而部分选手的从业案例,也让这一行业被贴上“电竞选手等于赚很多钱”的标签。为人熟知的案例是效力于IG电子竞技俱乐部《英雄联盟》的职业选手高振宁,身价超过1500万元。

与吸金的高振宁类似,在刚刚结束的LPL春季赛决赛中,有细心的网友发现,TES电竞俱乐部的选手Karsa佩戴的手表是售价高达160万元的限量款。

电竞选手光环下的阴影

“未来培养电竞选手,如何扬长补短是一个关键问题。在扬长方面,电竞选手普遍拥有较好的反应能力,因此可以在职业规划上继续做电竞教练、电竞研发等工作,延长自身的职业发展。此外,基于他们的灵敏反应,在其他专业职业领域如网络安全等方面都可能有更多的作为。而在补短方面,无论是一个普通人的发展还是有特长的专业人士发展,完整的基础知识体系都是很重要的一个基石,因此在一些高校开设相关电竞专业的时候,完整的基础文化课题系是非常有必要的,才能保证电竞选手有更长期的竞争力。”魏鹏举如是说。

今年1月,“电子竞技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开发正式启动,并邀请国家职业标准制定专家、电子竞技行业专家和相关企业、俱乐部负责人,共同研讨制定国家新职业电子竞技员的职业技能标准。其中,电子竞技员国家职业标准将包括职业概况、基本要求、工作要求和比重表等方面内容,并对该职业的活动范围、工作内容、技能要求和知识水平作出明确规定。标准出台后,从业者将被要求持证上岗,相关单位还将研究制定统一、规范的职业培训教材,并制定职业考核题库,设立专门的考试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