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美国最黑暗实验中心”应接受国际调查-智商最高的人

“美国最黑暗实验中心”应接受国际调查

第二,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在冷战期间进行过多项臭名昭著的黑暗实验。据美国《政治杂志》报道,上世纪50年代,为对抗苏联,美国中情局要研发能够控制人思想的药物。中情局和美国军方合作,以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为研发中心进行“思想控制实验”。实验对象除了要服用种类繁多的药物,还要经受电击休克和感觉剥夺等虐待疗法。一些监狱中的囚犯和医院中的病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该基地研发的“思想控制”实验的对象。这些实验造成很多人精神失常,并造成一些人死亡。而受害者服用的多种实验用药物都是在这个基地研发的。“思想控制”实验于上世纪60年代以失败告终。此后,中情局继续在该基地研发和储存毒剂,包括可能引起诸如天花、结核和炭疽等疾病的生物制剂以及多种有机毒素。直到上世纪70年代,最后一批毒剂才被销毁。

位于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是美军最大的生物武器研发中心,它的正式名称为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它被美国《政治杂志》称为“美国政府进行最黑暗实验的中心”,美国媒体为它如此定性,并不冤枉,原因如下。

病毒溯源是一个严肃复杂的科学问题,中方对国际科学界开展病毒溯源科研合作持开放态度,也一直支持世卫组织根据国际卫生条例开展相关的工作。就拿武汉病毒研究所来说,该所一直坚持国际合作,同世界各国开展了交流合作,坚持科研信息的及时、公开、共享。

每一个名字都曾代表着一条鲜活的生命,由于美国政客抗疫不力,才让美国人民承受了如此巨大的代价,让成千上万的家庭承受丧亲之痛。

首先,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的出身并不清白,污点重重。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了研究生物武器,美国陆军于1943年将该基地的前身指定为陆军生物战争实验室总部。在日本投降后,该基地从曾在中国进行人体实验的日本731部队手中接收了细菌战研究成果,作为交换,在美国的操纵下,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中,在中国犯下滔天罪行的731部队主要成员无一被起诉。美国《纽约时报》1995年3月18日刊登的《731部队的罪行》一文中写道,美国希望将日本对生物武器的研究成果用于自己潜在的军事用途,为此,不仅赦免了731部队的领导们犯下的罪行,而且还雇用他们为自己工作。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教授理查德·德雷顿2005年5月10日在英国《卫报》撰写的《空白的道德支票》一文中写道,曾在中国东北进行人体实验的731部队负责人石井四郎,后来赴美国马里兰州担任生物武器顾问。

既然美国政客一直要求在疫情源头问题上公开透明,一直叫嚷要开展调查,美方不能目不见睫,只把矛头对准别人,应该率先践行自己的理念。美国应该开放设在美国国内以及世界各地的生物实验室接受国际社会的调查,尤其是引发众多质疑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

尽管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造成的死亡还在继续、名单还在变长,但美国政客依然没有集中精力抗疫,依然在浪费宝贵时间继续抹黑中国。例如,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24日就大放厥词,妄言疫情是“中国的切尔诺贝利”,无理指责中国隐匿疫情。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更是多次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谎话连篇,污蔑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

第三,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去年关闭后出现的一系列异常状况引发质疑。据《纽约时报》等媒体报道,2019年7月,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被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要求暂停对高致病性病原体的研究工作,理由是“没有足够有效的系统来净化从这个最高安全级别实验室排出的废水”。但美国疾控中心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公布其他信息。而且德特里克堡附近地区在这个基地关闭不久之后,就暴发了莫名其妙的电子烟疾病,随后又暴发了大流感,而流感在美国造成了至少3200万人感染,其中1.8万人死于流感相关的疾病。就连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也于今年3月11日公开承认,有部分流感死亡病例实际上是感染了新冠肺炎。这些情况在美国国内和国际上都引发很多质疑,今年3月以来,美国国内要求政府公布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真实原因的呼声越来越高,要求查清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关闭与电子烟疾病、流感和新冠肺炎之间是什么关系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美国《纽约时报》5月24日的头版大标题是《美国接近10万人死亡,无法计算的损失》。1000名新冠肺炎病亡者的姓名、年龄和身份密密麻麻地铺满了头版,而这仅是美国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数的约百分之一。

▲这是5月24日在美国纽约拍摄的当天的《纽约时报》。《纽约时报》当日用整个头版纪念美国新冠肺炎死者。(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参考消息。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鉴于以上情况,希望美方能够本着公开透明的原则,开放包括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在内的生物实验室,在世卫组织主导下,让科学家和医学专家进行考察研究,弄清楚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的真正起源和美方的应对情况,以增进对新冠病毒的科学认知,便于今后更好地应对重大传染性疾病。

另外,据《今日美国报》报道,自2003年以来,美国多家生物实验室发生了数百起人类意外接触致命微生物事故。生物实验室的安全问题是美国监管机构面临的一大风险。